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时敏博客

敏而好学,敏而不躁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味  

2015-06-08 15:42:14|  分类: 健康家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乡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时敏

家乡味实在是多的:屋后那片竹林的清新味,田野中那一堆堆稻草垛中的秸秆香味;父亲傍晚整洁在竹床上看《三国》正襟危坐的那份威严,母亲在厨房忙碌的阵阵菜香、、、、、、

这些香味无疑是我内心的宝藏,可我今天要写一种奇臭无比的家乡味——霉豆腐渣。

随着“嗤、、、、、”的一声,汽车平稳地停在老家小洋房前广阔的操场里。迈出车门便有一股奇臭窜入鼻腔,那是懒惰的男性单身汉放了一个月没有洗的袜子的味道,也是传说中的懒婆娘的裹脚布的臭味。

“妈,这是什么味道,怎么这么臭?”向我迎来的妈妈又佝偻了很多,褶皱的脸上堆满了笑意。“忘记了吧,霉豆腐渣,我看你吃起来就香了。”我搀着母亲继续问。“放哪啊,这么漂亮的房子却被这种臭袜子味道笼罩了。”“在前面水泥柱上啊。”随着母亲的手指,我看到了那两个前门的水泥柱子上放着一个簸箕。

簸箕里大概有50多个霉豆腐渣果,外表黑黢黢的,每个都有一些裂痕,裂痕里是灰白的豆腐渣颜色。它们毫无规则地躺在簸箕里,散发出一阵阵臭味。这阵臭味就近闻来便有一种香味,我忍不住说:“妈,今晚就煮一个给我吃。”

近80岁的母亲已经很多年不是厨房的主角了。也许只有我这个唯一在外远游的女儿回去了,她才会亲自进厨房为我做吃的吧。

“煮这个需要放些香菜,菜园里正好有,我去摘些来。”母亲挂着竹篮快步走向屋后的菜园。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,忙跟着母亲一起摘。

“香菜要洗干净,多换几次水,否则有沙子,煮在一起就不好吃了。”母亲在水池里不停的翻洗着香菜。

“锅要洗干净,用清油,大火。”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的轻盈和灵活,在我看来一点也不像快80岁的人了,我这个快50岁的女儿似乎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。

“霉豆腐渣果要压碎,在锅中翻炒几遍,放开水煮,煮开了放上香菜,调料即可。”母亲边说边做,不一会儿功夫,一碗香喷喷的水煮霉豆腐渣端到了我面前。

我闻着香气扑鼻的水煮霉豆腐渣,忍不住边吃边问:“妈,煮好的怎么就不臭了呢?那么臭的豆腐渣妈妈为什么要晒在前门?我们村里还有别人也会做吧?”

“是啊,煮好了就香,吃起来就更香了。晒在外面吗?每到过年,那么多后辈们来跟我拜年,我又没有什么好东西给别人,你的那些表姐,表哥们可喜欢这个呢,每次我做的都不够呢。”母亲说这些的时候,满是幸福,“别人也会做,可没有我做的臭。”说到这里,母亲幽自己一默地笑了。

“要说做这个,实际上也简单。要用自己细磨的豆腐渣,沥干水。然后放在窝里烘烤,不能用明火,炭火就可以。烘烤后捏成果,放在篮子里发霉。发霉后拿出来放在太阳下暴晒。晒干后可以放在灶前熏。”母亲说着简单,一步步中有多少母爱和温暖,

家乡味实在是多的,今天我独爱那满含母亲味道的霉豆腐渣味道,那外表其貌不扬,而内在奇香四溢的水煮霉豆腐渣,是一副召唤远游在外游子的灵丹妙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